您的位置:首頁 > 藥品招商藥品招商

醫保目錄動態調整方案明年或推出,申請制成最大看點!

醫藥招商加盟網2020-03-17 04:04:09人已圍觀

  醫藥網7月4日訊  “針對創新藥準入,人社部曾經提出醫保用藥目錄動態調整的方案,大家都很關心,我估計明年這一政策有望出臺。據我了解,未來動態調整政策最大的變化就是申請制,新產品可以主動申請,主動談判,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敝袊馍掏顿Y企業協會藥品研制和開發行業委員會(RDPAC)執行總裁康韋在近日舉辦的中國醫藥健康高峰論壇上表示。

  在本次論壇上,新成立的醫保局成為大家關心的話題,國家醫保局掛牌成立之后,藥械、醫療服務定價、招標、支付由一個部門負責。醫保局職能的集中,似乎為創新藥準入提供了更強大的買單者。

  關于目錄動態調整政策推出的時間表,中國醫保研究會研究中心主任郝春彭介紹:“其實人社部原定也要出臺一個醫療保險藥品目錄動態調整機制,但考慮到機構改革,以及其他一些原因,這個制度一直沒有出來,接下來醫保局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出臺動態調整機制?!?/p>

  目錄動態調整側重創新藥

  國家衛健委體制改革司司長梁萬年表示:“我們看到,機構改革成立了國家醫保局,把藥、價、保合并,成立一個獨立的機構進行三醫聯動,是中央在戰略層面進行的重大決策?!?/p>

  對于醫保局即將推出的動態調整機制,業界主要關心的問題在于,什么樣的藥物可以通過動態調整機制實現準入。

  國家人社部社保中心醫保處副處長張峰建議:“在一定時期內,藥品目錄會走向動態調整,在市場準入方面,我認為主要是對于藥品生產企業可能有一定的促進作用,特別是這些年來藥品審評審批進度加快,但醫保是社會醫療保險,它要考慮社會效益。而且對藥品準入,我認為更多地考慮安全有效,而且相對成熟的產品。前一段時間,有人提出丙肝藥會不會很快進入醫保目錄,我認為這一領域可能更多地先從地方談判、摸索開始,短時間內不一定能直接進入國家醫保?!?/p>

  中國社會保障研究院醫療保險研究室主任王宗凡坦言:“多年來,我們的基本醫保保障范圍的確在擴大,這個過程其實大家都很了解,我們有幾次目錄調整,基本方法還是專家遴選的方式,我認為基本可以概括為非行政的、通過組織專家來確定的方法。這個方案,大家都認為存在很大的問題,比如這個方法是不是科學、有沒有科學的證據、調整的周期等,大家都有很多意見?!?/p>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劉國恩教授建議:“醫保局成立以后,需要解決一個問題,要和參保人簽訂一個合約,醫保還得跟老百姓算一本賬,我們談哪些藥可以進入醫保報銷的范圍,跟老百姓要談一個合約,雖然看起來老百姓沒有進入談判主角里面來,醫保局說多少就是多少,但其實從長遠來看是影響到這項制度的,這項安排能不能惠及全民的關鍵,還是取決于哪些藥在目錄里,哪些藥可以報銷,能報多少,這是全民能從醫改和改革里得到實惠的非常重要的方面?!?/p>

  IQVIA真實世界洞察負責人謝洋指出:“尤其是談到什么藥應該進的時候,經常需要面臨一種抉擇,畢竟總體資源有限,而對于腫瘤來說,情況就比較復雜。對腫瘤病人來講,尤其是晚期腫瘤病人,大家都認可最后的階段面臨著生死抉擇時,作為支付方無論是個人還是政府,支付的意愿會比慢性病更高一些,所以慢病控制依然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挑戰?!?/p>

  談判降價不是唯一方案

  近日有多家媒體報道,被稱為乳腺癌“救命藥”的赫賽汀自去年納入醫保之后,在全國多地出現缺貨狀態。

  2017年,經過價格集中談判,赫賽汀進入醫保藥品目錄后的支付標準降至每單位7600元,降幅約為70%。赫賽汀是第一批通過以量換價壓低價格并進入醫保目錄的36種高價進口藥之一,因此它的異動具有指標意義。

  業內人士也一直有一個疑問:降價是不是促進創新藥準入最好的方式,大幅度的降價會否影響創新藥的使用。

  “從組織國家談判看,也有一個相關專家投票遴選的過程,一個創新藥出來后臨床應用沒有達到一定規模,專家不一定會把你選出來。我們有這方面的考慮,起碼有一定的規模、有一定的臨床評價出來,或者經濟學評價出來以后,才能納入?!蓖踝诜蔡寡?,“談判的方法實際上也在不斷地優化,醫療保險推出的時間不很長,怎樣來界定基本醫保的范圍,哪些藥該準入醫保報銷,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也在不斷推進。早期專家遴選、專家打分的方法也在改進,包括專家選擇的改進,去年有比較大的變化,就是探索藥品談判,開始用技術評估的方法,用正確的臨床證據,來作為準入的非常重要的工具?!?/p>

  針對業內的猜測,郝春彭指出:“我一直在強調,上次的談判和后面的動態調整機制之間并不是一件事情,上次的談判其實是2017年藥品目錄調整的一部分,后面的動態調整機制里自然也會涉及談判,與上一次談判之間,談判邏輯、談判程序等,不一定完全一樣,所以不要把兩者強行關聯到一起?!?/p>

  創新藥準入實現價值支付

  顯而易見,當前創新藥的價值評估依然沒有實現,因此負責支付的醫保部門只能依靠降價來降低基金的風險。不少與會專家建議,應盡快開展以價值為中心的支付改革。

  國家衛健委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強調:“美國2015年也提出medical care按價值來購買,可是還沒有做到。國內唯一看到的例子就是浙江的肝移植按價值來支付,比如肝移植多少錢,出院沒有死亡的支付70%,存活一年再補20%,存活三年再補30%。這樣的機制出來后,不單單考慮治療的結果,也要考慮健康的結果,考慮治療以后活下去并且活得質量高,把有限的錢花在刀刃上?!?/p>

  按照創新藥的價值付費,一直是國際上最新的概念,也符合當前行業發展趨勢,郝春彭表示:“醫保部門一直對具有重大創新價值的企業,包括給予企業合規合理的利益,抱有正確的態度,所以我們也相信,未來會更多地、比較好地推動具有更大經濟效益的藥品進入醫保藥品目錄,為更多的參保人提供服務?!?/p>

  國家衛健委衛生發展研究中心醫療保險制度研究室主任顧雪非指出:“醫保目錄是一個正向的清單,藥企自然想方設法進這個目錄,進不進目錄對藥品使用的影響是決定性的。在我國,我認為不能撇開醫生的價值,因為我們談得再有價值,醫生的價值是扭曲的,最后的結果是,我們系統的產出也是扭曲的,支付其實也涵蓋了醫生、藥品、耗材、診療項目的價值?!?/p>

  王宗凡介紹:“國家醫保局怎么改革準入機制,我沒有辦法去猜測,我只是認為將來可能會運用證據,通過一個相對公開透明的程序,通過協商談判的方式來實施。將來也許會建立一個平臺,利用各方面證據、外部專家,使基本醫療的界定或者擴容的方法、程序更合理、科學?!?/p>

很贊哦! ()

相關文章

隨機圖文

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_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