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m4w4q"></object>
  • <kbd id="m4w4q"><object id="m4w4q"></object></kbd>
  • 您的位置:首頁 > 醫藥招商醫藥招商

    倒計時!這些品種調出醫保

    2020-06-26 08:54:21人已圍觀

    最后一周,國家重點監控品種調出醫保目錄進入倒計時。
     
     1 

     重點監控品種闊別醫保

     

    今日(6月23日),四川省醫保局發布通知稱,將納入國家重點監控范圍的轉化糖電解質注射劑等6種藥品于2020年7月1日起調出《藥品目錄》。

    昨日,浙江省發布《關于執行國家醫保藥品目錄相關管理要求的通知》明確,凡列入“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的原省醫保藥品目錄內藥品,于6月30日調整出浙江省醫保支付范圍。

     

    根據通知,丹參川芎嗪、轉化糖電解質、骨肽氯化鈉、長春西汀葡萄糖4個國家重點監控藥品被調出浙江省醫保支付范圍。

     

    6月17日,國家醫保局聯合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做好2020年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今年6月底前將國家重點監控品種剔除出目錄并完成40%省級增補品種的消化。

     

    回顧一下重點監控品種從進入目錄到被調出醫保的歷程可以發現,其實前后不過一年的時間。

     

    2019年7月1日,《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正式發布,20個通用名被納入。

    緊隨其后,2019年8月20日,國家醫保局發布《國家醫保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印發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的通知》明確:

     

    各地應嚴格執行《藥品目錄》,不得自行制定目錄或用變通的方法增加目錄內藥品,也不得自行調整目錄內藥品的限定支付范圍。對于原省級藥品目錄內按規定調增的乙類藥品,應在3年內逐步消化。消化過程中,各省應優先將納入國家重點監控范圍的藥品調整出支付范圍。

     

    最終,根據國家醫保局的要求,國家重點監控品種被調出醫保的大限被定為2020年6月30日。

     

    就此,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創始人史立臣對賽柏藍表示,針對被納入國家重點監控的藥品,不少醫院本身就大幅減少了對其的使用,這些品種最終一定會退出醫院,但是一個品種的退出也需要時間,所以相關部門才給了一年的過渡時間,實際上將這些品種調出醫保是很容易的,但是考慮到有些省份已經簽訂了部分藥品的采購協議,也不能直接作廢,所以還是會結合實際的情況給企業和醫院一些過渡期。

     

     2 

    醫院市場大受影響

     

    米內網數據顯示,在37個超10億的地方醫保產品中,有14個被納入了國家重點監控目錄——包括胸腺五肽、核糖核酸Ⅱ、轉化糖電解質、神經節苷脂、小牛血清去蛋白、奧拉西坦、胸苷肌肽、曲克蘆丁腦蛋白水解物、磷酸肌酸鈉、復合輔酶、丹參川芎嗪,涉及企業近百家。

     

    其中,奧拉西坦注射液、腦苷肌肽注射液、曲克蘆丁腦蛋白水解物注射液、軟化糖電解質注射液、注射用復合輔酶、注射用核糖核酸II、注射用奧拉西坦等是超過20個省份的地方醫保增補品種。

     

    其實在被徹底調出醫保之前,由于重點監控制度,這些品種的銷量已經大受影響——據米內網數據,2019年在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14個國家重點監控品種的銷售額增長率均為負值,其中單唾液酸四己糖神經節苷脂鈉注射液、注射用復合輔酶、注射用磷酸肌酸鈉下滑幅度超過30%。

     

    在徹底闊別醫保目錄之后,這些重點監控品種可能還將進一步承壓。

     

    史立臣今日對賽柏藍表示,從地方醫保目錄中被調出對于重點監控品種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因為被調出醫保就意味著轉為自費藥品,而這些重點監控品種在有醫保支付的時候還有一些醫生和患者有意愿使用,一旦失去醫保報銷,患者使用的意愿會大大降低。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因為發現自費藥物可能涉及到商業賄賂等問題,各地針對自費藥品的使用管理也在強化——比如上海就曾發布過相關通知要求進一步加強醫藥購銷領域行風建設,杜絕商業賄賂違法違規行為,切實降低上海市自費藥品“虛高”價格,減少不必要的自費藥品采購和使用。

     

    他進一步指出,更有甚者有些省市甚至會出臺規定要求,醫生給患者開具自費藥品,需要患者簽字同意。

     

     3 

    國家重點監控藥品目錄調整

     

    在發布第一批重點監控藥品目錄時,國家衛健委曾明確表示,將定期對全國輔助用藥目錄進行調整,調整時間間隔原則上不短于1年。

     

    到今年7月,距離第一批重點監控藥品目錄公布的時間間隔剛好一年,下一批重點監控藥品目錄會否公布、何時公布自然也成為了業內需要關注的問題。

     

    就此,史立臣對賽柏藍說,仔細看一下全國各省市的重點監控藥品目錄不難發現,有不少省市的重點監控品種都不止20個,即便合并去重,最后剩下來的總數也依然相當龐大,加之國家第一批重點監控藥品目錄僅納入了20個品種,后續相關部門繼續公布下一批的重點監控藥品目錄也是大概率事件。

     

    那哪些品種被納入目錄的可能性比較大呢?在史立臣來看,藥品的臨床價值,是否進入醫院診療路徑,藥品的安全性、有效性,藥物經濟學的相關角度等是相關部門確定重點監控藥品目錄時考慮的主要方面。

     

    除上述因素外,藥品的使用量、使用金額可能也是納入考慮的指標之一。

     

    2018年12月12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做好輔助用藥臨床應用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指出,將制訂全國輔助用藥目錄。

     

    彼時國家衛健委給出的要求是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將本機構輔助用藥以通用名并按照年度使用金額由多到少排序,形成輔助用藥目錄。

     

     4 

    先重點監控,再調出醫保

     

    在印發《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的通知》之初,針對重點監控品種,國家衛健委要求,對納入目錄中的全部藥品開展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加強處方點評結果的公示、反饋及利用。對用藥不合理問題突出的品種,采取排名通報、限期整改、清除出本機構藥品供應目錄等措施,保證合理用藥。

     

    不久,國家醫保局就發布文件明確將國家重點監控品種調出醫保,上述管理辦法也成了過渡性舉措。

     

    隨著國家重點監控目錄和醫保目錄的動態調整,似乎重點監控藥品目錄和醫保目錄調整之間會形成聯動,被納入重點監控目錄的藥品大概率也難逃脫被調出醫保的命運。

     

    就兩者之間的聯動關系,國家醫保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司長熊先軍也表示:“從調出的品種來看,有一些是年銷售量比較大的品種,將此類藥品調出目錄,有利于為調入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藥騰出空間,也有利于促進行業加快轉型升級。”

     

    史立臣認為可能只需要兩年左右的時間,部分藥品的調整工作就能完成。也就是說,雖然重點監控藥品目錄短期內涉及的品種仍然較少,但是持續下去的話,影響的品種會越來越多,對于企業的影響也會非常大。

     

    他表示,一些藥企不做研發,只有投機心理,認為政策有松有緊,這類企業難以有長期的發展前景。史立臣建議藥企如果從立足產品的角度出發,可以做臨床,明確產品的臨床價值;或者聯合用藥發揮好產品的功效;亦或開發產品新的適應癥。從企業戰略的角度出發,如果相關品種進入了重點監控目錄,企業就需要明確還有哪些省份的市場可以做,作為現金流品種,盡量穩住銷售,然后逐漸用其他品種代替這些產品。

     

    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
    (化藥及生物制品)
    (排名不分先后)

    序號

    藥品通用名

    1

    神經節苷脂

    2

    腦苷肌肽

    3

    奧拉西坦

    4

    磷酸肌酸鈉

    5

    小牛血清去蛋白

    6

    前列地爾

    7

    曲克蘆丁腦蛋白水解物

    8

    復合輔酶

    9

    丹參川芎嗪

    10

    轉化糖電解質

    11

    鼠神經生長因子

    12

    胸腺五肽

    13

    核糖核酸Ⅱ

    14

    依達拉奉

    15

    骨肽

    16

    腦蛋白水解物

    17

    核糖核酸

    18

    長春西汀

    19

    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

    20

    馬來酸桂哌齊特

    很贊哦! ()

    相關文章

    隨機圖文

    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_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首页